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武侠·仙侠 > 六洲行记
听书 - 六洲行记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十六章 老瘸子的往事

清江修竹客 / 2021-04-03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北禅城大门外,仅剩的数百刀甲分列两旁。

徐云天松了搭在无忧王肩头的手,露齿一笑道:“多谢彦皇子殿下了,有幸一睹公子彦的风采,英姿果非常人能比。”

九人转身便走,不再坐拖沓的马车,而是改乘轻骑,转瞬便出去几十丈。

无忧王徐彦呆立在原地,看着公子殿下远去的蹄尘,脸上眉头紧皱。

北禅城主的大公子走了过来,凑近了无忧王的耳边道:“殿下,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调北禅城周边军伍。。。。。。”

说着做了个赶尽杀绝的手势。

小皇子眉头紧皱的神情瞬间变得勃然大怒,回头怒吼道:“都给我滚!”

北禅城城主大公子脸色一滞,对于面前这位无忧王的本性他是琢磨了十几年了。公子彦是个睚眦必报的主,况且那六千兵甲并未走远,按道理说这皇子殿下该是采纳他的建议才是。

不过他倒是也习惯了眼前这位主的反复无常,立时便一言不发,低头退到一边去。

公子彦一回头,恰好看见了立在北禅城城门口的通缉牌匾,随后快步走至牌匾前,仔细将上面几个人都瞧了个遍,最后视线死死盯在了徐云天画像左脸的刀疤上。

又看了一眼九人远去的方向,心中已然有了分晓,展颜一笑道:“醉红楼、不留活口。”

当晚,红楼火光冲天,被围困在醉红楼中的众人皆随这销金窟化为灰烬。

徐云天剥了一条细柳枝,用白凰削成细条含在口中,瞧着安谷清一袭轻纱佩剑跃马的模样觉得甚是好看,这可是和谷清姐姐穿紧身束服一般从未见过的美妙场景,稀罕的很。

不由轻佻道:“谷清姐姐,在红楼中你那左右大开大合的剑法当真漂亮。”

安谷清轻夹马腹,策马行至最前方,道:“是剑法漂亮还是人漂亮?”

徐云天哈哈笑了一声,十分厚颜无耻的道:“剑漂亮人更漂亮。”

安大小姐又不着痕迹的道:“醉红楼中那些姑娘可还看得养眼?”

公子殿下仔细回想了一下销金窟中的场景,却是想起当中有着几个姿色上乘的姑娘,嚼着口中的刘木条道:“也不当得养眼,这低俗的舞技看得多了,即便是里面有几个养眼的也没甚多大感觉。倒是谷清姐姐你,可惜只会舞刀弄剑,若是会上乘的舞姿当也是倾城绝世的罢。”

安谷清不发一言,再度夹了夹马腹,闷头向前。

徐云天不知自己哪儿说错了什么惹得这姑奶奶又不高兴,低头细想一番又实在想不到原因,索性不去想了,坐在马背上开始闭目调息。

红楼一战看似不慌不乱,实则万分凶险,那些个兵丁虽说没有高深的武技傍身,可手中的本领都是与人厮杀练出来的,徐云天肉体凡胎,若中哪怕一招也是非死即伤。

一番乱斗下来,心中那道大乘中期的枷锁隐隐有松动之感。徐云天窃喜,当即闭目于马上,任由马儿跟着前行,心识早已溢散至四面八方。在他心识感知中,一缕缕如烟似雾的天地源气飘荡在半空,只是极为稀薄。

心念微动,天地源气便源源不断的流至他的体内。

隐隐的,大乘中期的枷锁好似松动了一丝。

老严头悄悄来到无禅和尚与婵儿姑娘的身边,婵儿姑娘不会驭马,这两个年纪看起来差不多的人儿便乘了一匹马,是从天南带出来的上等风云驹。那小和尚倒是定性十足,美人在怀而丝毫不乱。

无禅和尚见着瘸子驭马走近,心中不觉多了丝防备,他可是忘不了这群人在楼中大开杀戒的场景,在他心中,开了杀戒那便是恶人,恶鬼,是佛祖口中说的修罗。

便开口道:“施主何事?”

老严头略显忐忑,有些紧张道:“不知小兄弟与这婵儿姑娘是何关系?为何能在那大夏皇子面前舍命相救?”

又觉得自己这样问有些莽撞了,尴尬笑了笑道:“无他,初与贵伉俪相识,总得知道一下名讳不是。”

小沙弥无禅瞟了瘸子一眼,好笑一把年纪的人了还会露出这般女儿姿态,直言道:“前辈多虑了,我与婵儿并非有情人,在出家前我们是兄妹,只是小子修为不过关,出家后忘不了尘事,常去醉红楼看我这妹妹。”

老严头听得一半先是暗自松了口气,待听到后一半后却又是一阵惊诧,疑道:“兄妹?”

又看了看婵儿姑娘腰间的老旧葫芦,道:“那不知小兄弟兄妹两本名为何?家住何方?家中可有亲人?”

小和尚无禅又看了瘸子一眼,这次确是一言不发,摆明了不想搭理的样子。倒是婵儿姑娘用手捅了捅小沙弥,在发现前者还是不为所动之后便有些歉意的对严瘸子笑了笑,道:“先前在城中多谢老前辈救命之恩了,奴家本姓姓严,单名一个蝉字。这无礼的和尚却是单名一个寒字。”

“至于家却是从未有过的,自打记事起先母亲便带兄妹两乞食为生,十年前先母便离了人世。只记得先母说过家在江陵,却从未去过。”

兴许是说到伤心处了,婵儿姑娘不觉间有些哽咽。

严瘸子微微心酸,对刺到姑娘家的心事有些愧疚,便道:“老瘸子失礼了,方才在红楼中便看着姑娘腰间的葫芦有些眼熟,像极我一个老朋友的物什,不知姑娘生母贵姓?”

夏蝉开口道:“姓夏。”

说着伸手拿起腰间的葫芦解下递给老严头道:“先生救我兄妹一命,无以为报,这酒葫芦倒是个值钱的老物什,里面藏了这些年我攒下来的家当,权当聊表心意罢。”

老严头刚接过葫芦准备仔细看看,听得这话瞬间慌了手脚,忙到:“不可不可不可,这是先母遗物,我怎能收呢,要天打雷劈的!”

小沙弥夏寒转了头过来,一脸愤怒的道:“你还想如何?拿了便快快收下,若嫌不够我再把身上袈裟给你如何!”

严瘸子张张嘴,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言语,呆立半晌。低头看了看葫芦上刻着的“夏有寒蝉”四个小字,心中笃定。

又从葫芦中倒出数十颗由棉絮包裹的细碎银两,收在了手中道:“我拿这些银两便够了,还望兄妹二人莫要有半分心理负担。”

说着便将酒葫芦送还了婵儿姑娘手中,一夹马腹,失魂落魄的跟在了公子殿下的身后。

复行三十里,至大觉寺山脚,小沙弥到了徐云天身边道:“公子,我们兄妹就先到此处了,若有机会来日再见。”

徐云天自闭目调息中醒转,看了看身边的两兄妹道:“你还要回大觉寺?不怕那公子彦差人上寺门要人?”

无禅和尚摇了摇头道:“不回,大觉寺供我食宿修行十年,我此番只是为了回去知会一声。”

徐云天看了一眼低头不发一言却是偷偷竖起了耳朵的严瘸子,又问道:“那你们兄妹今后准备如何?可有安身落脚之地?若是没有的话不若跟我一同前行,我在天南尚有。。。。。”

无禅笑了笑,打段公子殿下即将说出来的话道:“此番上山,我便还俗。而后带妹妹回江陵找找母亲说的老家,就不叨唠公子了。”

老严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。

徐云天点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夏寒兄妹齐齐下了马,着沙弥衣的夏寒又道:“公子,马儿还你,就此别过了。”

公子殿下展颜一笑,道:“七人七马,多带一匹也不方便,就送你了。”

小和尚一阵迟疑,他虽然不认识这是什么品种的马儿,但一路坐在马上却丝毫不觉得颠簸,马儿性情又温驯,身形健硕且瞧起来又威风,外行人都知道这应该是马中的极品。只觉得承受不起,刚要推辞又听见徐云天说道:“本公子不缺这么一匹马,说送你就送你,你若不要我明日就将它杀了吃了。小和尚,不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道理你师长有没有教过你?”

老严头连忙出声道:“是呀是呀,你们就收下罢。”

小和尚见推辞不得,又怕自己真拒绝了这马儿明日就成了眼前这凶恶公子哥的口中餐,说到底十年佛理熏陶终是听进去了的,便开口谢过。两人牵马上了山门。

徐云天毫不停留,驭马向北,一行人紧随其后。

老瘸子更显失魂落魄,末了又忽听见公子殿下轻声说了一句:“老严头,既然遇见了,为何不相认呢?”

严瘸子一愣,随即苦笑道:“不认也罢,认了又如何?徒增难受罢了。”

复又低声念叨了两句:“不认也罢、不认也罢。”

徐云天不再出声,继续闭目调息,冲击大乘中期的那道壁垒。

微信扫一扫,好书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桃李轩小说网(www.tlxbook.com) 手机版:https://m.tlxbook.com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